首页 | 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 | 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 | 临淄实力派书画家 | 临淄书画家协会理事成员 | 书画理论研究
当前位置:书画首页 >> 书画理论研究 >> 清空 苍浑 松秀 — 曹新刚绘画赏读
清空 苍浑 松秀 — 曹新刚绘画赏读
2014-10-08 08:19:07  作者:  来源:互联网  文字大小:【】【】【

清空   苍浑    松秀

——曹新刚绘画赏读

 

 

新刚的艺术修养是全面的,刻瓷、刻字、木雕、治印、绘画,无所不能,无所不精,于绘画,又是花鸟与山水兼善的,新刚属“顿悟”型画家,深谙画道“三昧”,于以上诸艺,往往一超直入如来地,起点之高,进步之快,非常人可比,他画山水只几年时间,便决出了一方天地,得到了同道的肯定。

观新刚的画,我常想一个问题:有的人虽学画一生,却毫无成就,而有的人,时间花的并不多,几年便技艺精湛,这是为什么呢?最主要的是人品和悟性。有的人画一辈子,而学无所成,最重要的原因是缺乏“悟性”,没有悟性,花费时间再多,也难窥绘画堂奥,难以理会看似杂乱无章,实则条理不紊,变化莫测的表现手法,而有了悟性则很容易理会并掌握表现手法的丰富性和随意性,进而使表现手法纵横恣肆,臻于完美。但有的人确实有悟性,艺术手法也很丰富,却终无所成,究其原因是“人品低下”,这种人即使有很深的艺术功底,其作品的思想内容也往往因人品低下而流于俗气。艺术之伟大和完美在于艺术手法的超凡脱俗和思想内容的高雅纯尚,一个有志于艺术的人,人品和悟性这两方面是不可缺少的,与新刚交之既久,对其人品和悟性的了解自然是非常深的,新刚是 “人品”、“悟性”兼得之人,正是具备了从艺者最为可贵的素养,才有了新刚的艺术。

新刚与我常坐拥山林谈艺论道,常星夜把盏评古论今,对古今慷慨悲壮之士和潇散俊逸之士多有向往,新刚喜游侠,爱看武侠片,新刚是率直仗义之人,当朋友遇到困难,他会倾力相助,你如果做错了事,他会及时规劝,甚至朝你瞪眼,也可能骂你,但过后你就会觉得他骂的有道理,你会体会到他的苦心。新刚是性情中人,记得我们两人对饮于肆间,彻夜长谈,乐而忘 。我们结伴写生,新刚以酒代水,边画边饮,于微醉中幻化出一片神明,画面流溢出一片浪漫。新刚受过磨难,所属单位不景气,下岗后,只身闯江湖,画道未名,着实艰辛了一阵子,然而苦难的精神价值是无限的,它给了新刚坚韧的意志。新刚身上焕发着“豪气”、“逸气” 、“真气”,这些全是新刚画的“底气”。

新刚于绘画是内求的,不是外界强加于他的,他不画不快。他画的是他的所思所想,是他的心境。他的画之所以能打动人,是因为他画出了山川的野逸之气,他即有造境之思,又有造境之法。新刚常道:如果能画出眯起眼来看画时的效果就好了。这是新刚向往的境界,是虚灵、迷蒙、幻化,是梦境,是画家的心象,一片清空。新刚的画是苍浑的,苍不仅是笔墨之苍,更是意境之苍,苍苍茫茫,粗头乱服,近观笔墨纵横交错,远观景象焕然。画得“浑”字难,新刚的画于山石树木融得恰到好处,神贯气连,浑然一体。他的画充盈着词和曲的意味,松松的,淡淡的,颇具闲适感。

书面乃心手之学,是“意境”与“艺匠”的有机结合。新刚与我论画,常谈到“意境”决不是凭空而来的,必须恪守“以形畅神”的古训,而写形畅神,最终又要落实到笔墨。因此,造型能力和笔墨功夫,必须时时锤炼,读书问学不能片刻懈怠,他有这种感受是难能可贵的。纵观历朝历代之绘画,若以笔墨与丘壑论,有三派,以“四王”为代表的胜于笔墨派,以金陵八家为代表的胜于丘壑派和以王蒙为代表的笔墨丘壑兼胜派。新刚把自己的画定位于丘壑笔墨兼胜一格。因为他深知,要表现胸中的气象,必须充分调动丘壑与笔墨,并使之融得恰到好处。于置陈布势,龚贤有言“丘壑虽云在画最为末著,恐笔墨真而丘壑寻常,无以引卧游之兴” “偶写一树林,甚平平无奇,奈何?此时便当搁笔,竭力揣摩一番,必思一出人头地丘壑”。新刚深悟此理,于丘壑的经营可谓苦心孤诣,山川、云水、树木,经其驱迁,每每生化出奇幻的境象来,奥景奇僻,缅邈幽深。新刚做画,喜欢层层生发。在经营位置上他深谙 “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”(《老子》)的道理。他善于制造矛盾又善于解决矛盾,线与面,浓与淡,枯与湿,苍与润、斜与正、放与敛……他能处理得恰到好处。他善于画虚,于山川、树木、云水,他反对画得面面俱到,有时轻轻一扫,再淡淡一染,反而韵味十足。他懂得“太极”、“阴阳”之理,于“实中虚”“虚中实”处理得非常好,那墨团中的一小点亮光,或云气中的一抹黑山,仿佛是旋转的“太极图”,画面因而有了灵光。新刚善于把“棋道”用于“画道”,下围棋者,每每于无法再落子时,常于别处另辟天地,往往走出困境,新刚做画,有时生发不动了,就从别处画,画着画着,气来了,灵感来了,奇境出现了。在驾御笔墨方面,新刚象一位技艺高超的烹饪高手,把墨 、彩、线、面炒到一起,而五味调和,他能充分发挥这些材料的特性,而又使其巧妙地揉和在一起。“一画”乃万象之根,新刚于用笔,有独到见解,他说:用笔要如提着脚后跟走路,要有如履薄冰的感觉,此乃高论。新刚做画喜欢放笔直取,用笔极具书写性,很有节奏感,他喜用干笔勾勒皴擦,笔劲而松,他常在焦墨线上压以淡墨点,在淡墨线上破以焦墨点,一如高手着围棋,实中有虚,虚中有实,虚实有致,疾徐顿挫,或点而不染或点染结合,处处留得住,如屋漏痕,无漂浮,僵板之病。新刚是极会营造气氛的,根据画面的需要,这里积积,那里破破;这里点点,那里擦擦。有的地方虚虚淡淡,有的地方浓浓黑黑。有的地方用新墨,有的地方用宿墨,有的地方干脆把洗盘水泼上。有的地方用笔尖画,有的地方用笔腹画,最后用笔根,这里捅捅,那里擦擦,无所不用其极。你若不谙画道,根本不知道他怎么画,画着画着,岚气山光出现了,苍崖沟壑生发了,心象在笔墨中幻化了。笔墨的审美价值在新刚这里得到了诠释。用这种方法画成后,画面绝无紧塞感,新刚绘画的清空 、苍浑、 松秀,与他的画法是互为表里的。新刚在绘画实践中对纸性也有较深的了解。新刚善学,他的聪明之处表现在他能把打动他的画法,以最快的速度学到手,并能取精用宏,化为己用,这是聪明人的学习方法,也许是新刚绘画进步快的一个奥秘吧。

新刚年轻,前途无量,假以时日必有大成。

 

 

 

相关文章
Copyright © 2008-2010 临淄新闻(广电)网 All Rights Reserved
主办单位:临淄区广播电视局 电话:0533-6291172 7129957 鲁ICP备06013621号